倒退的美式与台式民主

字体大小:

来源:旺报社评

美国国会山庄滋扰事件过去1年了,这1年美国并未引以为耻。政党恶斗不止,国会乱象丛生,重大法案与拨款案迟迟未能通过,政府面临关门危机,社会分裂比1年前更严重。一项民调显示,美国有35%受访者认为,有生之年可能见到美国发生第二次内战,1/4的受访者认为可能目睹美国分裂。国会滋扰事件的幕后推手前总统川普却逐渐掌握共和党,大有2024年重返白宫之势。

根据“自由之家”《2021年世界自由度报告》,民主连续15年在走下坡路,其中一些最大的倒退来自世界上最大的两个民主国家:美国和印度。而位于瑞典的国际民主与选举协助研究所(International IDEA)在去年发布“民主倒退国家”的年度名单,美国是首次被列入该名单中。美国民主倒退已是不争的事实,而且美国人对于民主也逐渐失去信心。根据美国哈佛大学甘乃迪政治学院对美国18至29岁的年轻人调查显示,有超过半数对美国民主政治逐渐失去信心。

美国民主倒退与政治两极化有关。政治两极化的原因很多,大致有以下几项:第一,固化贫富差距的政治经济体制;第二,赢者通吃且容易操弄的选举制度;第三,日益恶化的金权政治;第四,激化分裂的媒体,特别是社群媒体对于选举的影响;第五,政客利用身分政治操弄社会议题;第六,全球化带来产业结构的改变。

美国政治的两极化充分暴露美国民主的侷限性,美国政治体制对于科技、社会、产业的快速变化无法做出有效的反应与调整。由于改革无力,人民失去耐心,正好成为民粹主义的温床。在民粹气氛下,对内歧视少数族裔、排斥新移民;对外寻找新敌人、强调美国特殊论,这又重伤了美国的形象。

二次大战结束,美苏很快进入冷战,美国以自由民主的意识形态为号召与苏联对抗。因此在战后很长一段时期除了支持西欧民主国家外,即便是为了冷战需要支持威权政体,也要求多少要有一点民主包装,像台湾在两蒋时期就被称为“自由中国”。1970年代更是大力提倡“人权外交”,成为美国外交政策的重点之一。人权外交加上美国的开放市场,对“第三波”民主化浪潮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。

苏联、东欧共产政权相继瓦解,美国认为是自由民主战胜专制极权的结果,对于民主输出仍旧充满自信,在后冷战时代,随著反恐战争与颜色革命将民主带到更多的地区。但是21世纪许多新兴民主国家出现民主倒退的现象,除了少数因为军事政变的例子外,许多是出现“不自由民主”或是“选举威权”。而“阿拉伯之春”虽然在阿拉伯世界一度蔓延,但是能维持稳定民主的国家却少之又少。

美国的民主输出在21世纪的成就远远不如上世纪末,更严重的是,出于地缘政治的考量,对于民主也有“双重标准”。例如美国对于匈牙利、波兰的民主倒退就视而不见,在去年底召开全球“民主峰会”竟然也邀请许多不民主国家,为人诟病。加上美国自己在民主上已经失去示范和领导地位,产生不良作用,让人担心美国的“民主输出”变成“输出民主倒退”。

从前述美国政治两极化因素可以看出,美国民主倒退的原因不在于外部威权国家的挑战,而是自身对于民主政治的理解与信仰出现严重分歧,如何重新建立社会共识进行体制改革,才是美国民主的出路。用民粹主义邪恶化其他国家,丑化政敌,都不可能将美国民主带回正轨。就像美国日裔学者福山最近在《纽约时报》的一篇文章中指出,去年的国会山庄事件将美国的分歧盖棺论定并加以深化,也将在未来几年在全球范围内产生影响。

台湾民主受美国影响极大,过度重视选举而非政策辩论。台湾最近的几次投票与选举,都出现行政不中立,负面选举恶化的现象,民主倒退的迹象越来越明显。民众对政治的冷漠不代表社会矛盾就此解决,反而可能埋下更不确定的变数。台湾的民主不仅是我们得到国际支持的成就之一,更是华人社会民主实践的典范,当光芒尽失时,我们也将失去最可贵的资产。不论美国民主或是台湾民主都到了检讨的时刻了。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