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曦娜:加利谷山的荼蘼花事

洪慧芳(左)和曾慧芬在电视剧《红头巾》中饰演南来谋生的三水妇女“红头巾”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新传媒提供)
洪慧芳(左)和曾慧芬在电视剧《红头巾》中饰演南来谋生的三水妇女“红头巾”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新传媒提供)

字体大小:

那些曾在中国大陆掀起热潮的本地电视剧,或许也是新加坡曾经有过的“软实力”。

这两天,读着数十位前电视人的集体回忆录《回望加利谷山》,思绪为之牵动。1986至1987年之间,因为采访工作的关系,一度三天两头往加利谷山跑,当时本地华语电视剧开始起飞,正意气风发地一步步攀向高峰,许多好戏如《红头巾》《调色板》《戏班》《天涯同命鸟》《奇缘》等都在那两年开拍或开播。

那段上下加利谷山的日子虽然不长,却让我有机会接触到台前幕后的戏剧组工作人员,包括当时在戏剧组领导群伦的江龙,监制蔡萱、区玉盛、刘天富,故事人程洁茵、帅雪芳,导播王尤红、胡鹤译等,也有机会走进摄影棚,看艺人们如何在水银灯下演绎人生。更感受到那年代本地电视人的活力与激情。

那时也有好些本地,甚至马来西亚的作家、文字工作者在天时地利下,到了加利谷山编剧本,蔡淑卿、君盈绿、艾禺、商晚筠都是在那时认识的文友。

记得那年开拍《戏班》时,来自香港的故事人程洁茵、帅雪芳特地到仁定巷报业中心来。《戏班》取材本地潮剧团在时代潮流中的沧桑变化,由陈澍承、向云等人主演的剧中人都是剧团中历经悲欢人生的戏曲艺人。知道我曾经做过一系列有关本地戏班的专题报道《戏班行》,程、帅两人很客气地说,想从我的采访中了解多一点早年戏班的故事。

那天,我和程洁茵、帅雪芳及她们的资料团队在报业中心餐厅有个愉快的下午,大家随意交流了一些对早年本地戏班的认识。我不知道仁定巷之行对程洁茵、帅雪芳有无帮助,但我却从中了解到,当年的一些电视剧故事人为了将故事说好,做了许多耗时费力的资料收集工作。程洁茵那些年也的确为本地创作了不少精彩剧本,必须一提的当然是至今许多人记忆犹新的《红头巾》,剧集主题曲甚至也出自她的手笔。至今想起,陈淑桦柔美的歌声仍隐约萦绕:轻轻的一声祝福/秋风送我上征途/回首前尘/望断天涯/故乡在那云深不知处/朝朝暮暮风和雨/岁岁年年云和雾/背负千斤担/艰难抬脚步/踏遍世间不平路……

我是在读了苏春兴的《梁立人与江龙——带领华语戏剧攀高峰》后才知道,在梁立人等一帮香港电视人于1983年应邀入新加坡广播局之前,本地广播界行尊冯仲汉曾出任戏剧组总监,并制作了曾经轰动一时的《实里达大劫案》和《新兵小传》。苏春兴下笔客观,说了一段已被众人淡忘的历史:“1983年3月1日,梁立人受聘加盟新广,出任戏剧处处长,这期间正是《新兵小传》播得如火如荼的阶段,整个戏剧组充满了无限的活力,也充满了无数个问号。”

苏春兴是广播局第一个全职电视剧编剧,他忆述了在梁立人之前,冯仲汉其实已为广播局华语戏剧做了不少起飞前的铺垫工作,包括培养小演员,主办演员训练班等。

在加利谷山采访的日子,我也曾经和本地监制蔡萱,就本地电视剧的方方面面做了访谈。在本地电视人中,蔡萱的专业与敬业有口皆碑,他早在1970年代就投身电视事业,那一部打破收视百万纪录的《咖啡乌》至今仍叫人津津乐道,又如《调色板》,以德光岛为背景的《亚答籽》都赢得口碑。蔡萱为人低调,但他在那次访谈中,对本地电视剧的看法与展望说了真话,且至今也未过时。比如他强调演员尚须努力,他也不认为本地电视剧取材受限,问题是题材须要开发,他寄望本地剧能拍摄出剧情细腻,故事具深度,艺术手法具感染力的作品。

可那天读了蔡萱在《回望加利谷山》所写《悲欢年华》,看他在南洋大学及东京千代田电视学院毕业后加入RTS,从助导做起,到升任导演、监制和制作经理,前后制作了200余部电视剧。读到文章结尾,我却不由得叹了口气,蔡萱写道:“90年代末期,电视台为了减少开支,把年长高薪者请走,我得到两年份的补偿金,所谓‘黄金握手’,提早退休。”

几年前,曾在八九十年代拍过不少经典好戏的向云告诉我,她曾在一个公共场合碰到一位来自中国的新移民,那位四五十岁的中年女粉丝,看着她突然就唱起电视剧《人在旅途》主题曲。向云说,那一刹那,身为《人在旅途》主角的她感动莫名,也才知道,新加坡电视剧曾在中国有那么大的反响。我也知道,早在1980年代末到1990年代初那几年,新加坡的华语电视剧的确领先一些国家,在中国电视剧相对贫乏的年代,看新加坡电视剧曾经是中国人的某种时尚,影响了那一代的中国人,也因此一些新加坡电视剧至今仍停留在那一代观众的记忆中。

而我也在想,那些曾在中国大陆掀起热潮的本地电视剧,或许也是新加坡曾经有过的“软实力”。可在当下的中国,影视文化已发展得繁花似锦,相反的,若有人提到目前的新加坡电视剧,也许会说:新加坡的电视剧产业曾经盛极一时。

时代的步伐从来不曾停止,曾经荼蘼花开的加利谷山电视台几年前也已搬迁,至于是否已“韶华盛极”,还看未来。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